版权所有 © 莱州市中医医院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烟台        鲁公网安备 37068302000116号

杨淑婷

详细介绍

药对组合方法治疗疾病

浏览量
【摘要】:
一、治疗慢性胃炎(浅表性胃炎,萎缩性胃炎,浅表性、萎缩性混合胃炎,幽门螺旋杆菌感染者)    药对是中医遗方用药的特色之一,临床实践中在辨证与辨病的基础上联用药对,并根据情况变换其剂量,治疗慢性胃炎效果满意,与半夏泻心汤疗效比较,药对组合优于半夏泻心汤。    方药组成:黄连6g与吴茱3g,桂枝5g与白芍10g,大黄5g与赤石脂10g,川楝子10g与延胡索10g,黄芪20g与枳壳10g。    加
        一、治疗慢性胃炎(浅表性胃炎,萎缩性胃炎,浅表性、萎缩性混合胃炎,幽门螺旋杆菌感染者)
        药对是中医遗方用药的特色之一,临床实践中在辨证与辨病的基础上联用药对,并根据情况变换其剂量,治疗慢性胃炎效果满意,与半夏泻心汤疗效比较,药对组合优于半夏泻心汤。
        方药组成:黄连6g与吴茱3g,桂枝5g与白芍10g,大黄5g与赤石脂10g,川楝子10g与延胡索10g,黄芪20g与枳壳10g。
        加减:热证明显,增加寒凉药物的用量;寒证明显增加温热药物的用量;寒热错杂型者,原方剂量不变;兼阴虚者,加石斛、乌梅,酸甘化阴;兼血虚者加当归、阿胶;兼阳虚者加附子、鹿角胶;兼痰湿者,加半夏、贝母;兼血瘀者,加丹参、乳香、没药;肠上皮细胞化生者,加白花蛇舌草、石见穿。
        药对是中医方药配伍的常见形式,药对的组合是以四气五味、升降浮沉、虚实补泻、脏腑标本、归脏归腑、引经佐使等基本理论为指导思想的。治疗慢性胃炎所秉用的药对组合方法,就是以这一思想指导为依据,再经过灵活运用(包括灵活变换剂量)后,总结出以下三个特点:1.每对组合,均选用性味功效相反的两味中药组成。如:黄连(寒)与吴茱萸(热),桂枝(走)与白芍(守),大黄(通)与赤石脂(涩),黄芪(升)与枳壳(降)。2.在辨病与辩证基础上,根据具体病情的需要,灵活变换药对双方的剂量比率,起到双向调节方药功能的作用,从而使药证缓缓入扣,以提高疗效。3.通过寒凉药与温热药之间的相互反佐,升药与降药之间的主次协调,消除药与证之间的格拒不合,防止过寒伤阳,过热伤阴,过升易呕,过降致泻等超限负反馈作用,以减少或杜绝毒副作用的产生。
        现代医学认为,慢性胃炎的病因尚未完全阐明,除与化学、物理因素有关外,还与自身免疫有关。值得注意的是慢性活动性胃炎确与HP感染有密切关系。用药对中黄连、大黄、桂枝、吴茱萸以及临床加减中的乌梅、丹参等,都有肯定消除HP的作用;而黄连与吴茱萸。桂枝与白芍,芍药与甘草,取义于治胃各方—左金丸、小建中汤与芍药甘草汤,有明显抑制胃酸过度分泌和解痉止痛的作用。
        二、白芍药对的应用:
        中药药对常作为方药的核心或主要单元应用于临床。
        白芍具有养血敛阴、柔肝止痛、平抑肝阳等多种功效,临床常与许多药物配对组成方剂,广泛应用于临床各科疾病,现将白芍与桂枝、柴胡、甘草、龟甲、当归5对常用药对介绍如下:
        1.白芍与桂枝
        白芍能养血敛阴和营,桂枝以通阳发汗解肌,,二者配伍既有相辅相成的调和营卫的相使关系,又有相反相成、相互制约的相畏关系。白芍养血敛汗,使桂枝发汗而不伤阴,桂枝通阳使白芍敛阴而营阴不滞。白芍、桂枝这种配伍关系,形成了桂枝汤,桂枝加葛根汤,小建中汤等著名经方。两药剂量的比例关系至关重要。桂枝汤用于外感风寒表虚证,,方中桂枝疏散风寒,解肌发表为主,白芍敛阴和营为辅,二者剂量为1:1,常用量以12g为宜;小建中汤用于中阳虚寒所致的腹痛,方中的白芍合甘草酸甘化阴、缓急止痛为主,桂枝温经通阳为辅,故二者剂量为2:1,常用量白芍24g,桂枝12g为宜;桂枝加葛根汤用于颈椎病寒湿痹痛,方中白芍配葛根缓急止痛为主,白芍常用量40g,桂枝温经散寒,常用量10g,白芍与桂枝二者用量比例为4:1。
        2.白芍与柴胡
        白芍养阴柔肝,柴胡疏肝解郁,二药相合,共奏疏达肝气,养血柔肝之功。白芍与柴胡配伍,亦具有相反相成的配伍关系,白芍养血敛阴可防柴胡疏散太过而劫肝阴,柴胡和解疏散,可防白芍酸寒敛阴太过而致肝气郁结。既能疏散肝郁相须为伍,又可相互辅佐,取长补短,二药相配形成逍遥散、柴胡疏肝散、大柴胡汤等方。在应用以柴胡、白芍配对为主的方剂中,主要是通过改变配伍而改变方剂的功用。逍遥散常用于慢性肝炎、肝硬化及妇科疾病,这些病的主要病机是肝郁、脾虚、挟瘀,故在用柴胡、白芍、的基础上加白术、茯苓、黄芪健脾化湿;加当归、川芎、丹参以化瘀、活血、软坚。全方共奏疏肝、健脾、化瘀、养肝之功。大柴胡汤常用于肝胆系的炎症及感染,其病机为肝胆气郁,湿热内阻,故在应用柴胡、白芍疏肝的基础上重用大黄、蒲公英、金钱草、茵陈,共奏疏肝、清利湿热、解毒之功。柴胡疏肝散常用于肝胃不和为主证的慢性胃肠道炎症,其主要病机是肝气郁结,克伐脾胃,肝胃之气双逆。治当在柴胡、白芍疏肝的基础上加用和胃降气之品,如枳壳、陈皮、香附等。
        3.白芍与甘草
        白芍与甘草两药均有较强的缓急止痛作用,白芍味酸,甘草味甘,酸甘化阴,故对阴血亏虚所致的内脏平滑肌及骨骼肌的痉挛疼痛有显著缓解作用,以该药对为核心,可组成芍药甘草汤、小建中汤、真人养脏汤等方剂。白芍、甘草酸甘化阴,其性偏寒。芍药甘草汤用于阴血不足所致胃脘拘急疼痛,如萎缩性性胃炎、消化性溃疡所致胃液分泌不足的胃阴虚证。应用该方一定要注意白芍与甘草的比例,一般为3:1,常用量白芍30g,甘草10g;二是根据寒热偏性,分别秉用炙甘草和生甘草。小建中汤亦取芍、甘缓急止痛之功效,适用于中阳虚寒,以防白芍酸寒敛阴伤阳,故加用桂枝,以温经通阳散寒,以防白芍酸寒敛阴伤阳。真人养脏汤用于泻痢日久、滑脱不禁,腹中拒急疼痛,方中白芍、甘草缓急止痛,但真人养脏汤的痛泻,由于脾肾阳虚、下元不固,故以人参、白术、肉桂温阳益气以治本,罂粟壳、诃子涩肠止泻以及白芍、甘草缓急止痛以治标,故白芍、甘草的应用当以辨证为立方之本。
        4.白芍与龟甲
        白芍敛阴泄热柔肝,龟甲滋阴潜阳柔肝,二者相伍,共奏敛阴潜阳、柔肝息风之功效。阴虚阳亢属本虚标实证,阴虚为本,阳亢为标,白芍敛阴养血以治本,龟甲育阴潜阳,既协助白芍育阴,又能镇潜亢奋之阳,故龟、芍药对实为标本兼治的相使关系。临床多用于肾阴亏、风阳上扰之证。阴虚阳亢之证病因病机复杂,如镇肝息风汤、大定风珠和虎潜丸,都是以龟甲、白芍为核心的育阴潜阳方剂,然其功效有所不同。镇肝息风汤用于肝肾阴虚,风阳上扰,气血逆乱于上的病证,故以代赭石、生龙骨生牡蛎配合龟甲加强镇肝息风之力,适用于中风诸证;大定风珠用于温热病热邪久羁,热灼真阴,虚火内动,以致筋脉失养而动风,其主要作用就是滋阴息风,故在应用龟甲、鳖甲潜阳息风的基础上,重用生地、阿胶、火麻仁、五味子、麦冬、鸡子黄等配白芍滋阴补液、濡养筋脉,以奏滋阴息风之效;虎潜丸用于肝肾阴虚、筋脉失养所致之痿证,在应用知母、黄柏、熟地配合白芍滋阴泻火的基础上,应用虎骨、锁阳配合龟甲补肾填精、强筋壮骨,治疗肝肾阴虚所致痿证。
        5.白芍配当归
        白芍与当归均有补血、柔肝、止痛的作用,二药相合,可谓相辅相成的相须关系,然而白芍与当归配伍,尚有相反相成、优势互补的配伍关系。白芍养阴,当归养血,二药合用阴血共补,另外白芍性静而主守,当归性动而主走,养血敛阴而不至于血滞,行血活血而不至于动血劫阴,二药相合,补偏救弊,相反而又相成。由于白芍其性寒凉,酸敛的药性较为突出,以白芍和当归为配伍的方剂,如逍遥散、药汤和温经汤,当归对白芍补偏救弊,作用远大其合力增效作用,逍遥散以柴胡、白芍疏肝解郁,而当归的补血可疗肝郁所致的阴血暗耗,当归的活血又可疗肝郁气滞所致的血瘀;芍药汤以白芍为君,调和气血以治下痢、腹痛里急后重,当归和营行血,血行则便脓自愈;温经汤温经散寒,养血祛瘀,白芍能养血育阴,但其寒凉酸敛之性对冲任虚寒显然不利,加当归的温经活血、补偏救弊,又合力增效。
        三、虫类药对临床运用
        虫类药对药性峻猛,活血破瘀,搜经剔络,对于痰瘀胶结积久而成之顽痰症沉疴,一般药物实难中病,非虫类之属难承其任,临证时若将虫类中药合理配合应用,往往可提高疗效。
        1.蜈蚣和全蝎
        蜈蚣辛温有毒,入肝经,息风止痉,解毒散结,通络止痛。由于蜈蚣走窜之力最速,内而脏腑,外而经络,凡气血凝聚之处皆能开之,故通络止痛力强。全蝎性平有毒,功同蜈蚣,因其入肝经,具有搜风发汗之能,故息风止痉力强。两药相伍,相得益彰,增强搜风逐风,通络止痛,息风止痉之力。在通络作用及止痛作用方面两药均能调安中枢神经及周围神经,故用于神经性疼痛效果最佳而首选风湿痹痛效次之;对于减轻内脏疼痛的效果较弱。在解痉方面,最能缓解癫痫之抽搐及急慢性惊风;对脑中风之硬瘫及破伤风惊厥效次之。解毒方面,内服外敷等治疮疡肿毒。临证用此药对应研末冲服或装胶囊冲服,或颗粒配伍冲服,用量一般1-5g,可根据病情轻重,体质壮实程度酌情选用,先查肝、肾功能,肝、肾功能不正常则免用,正常服药一个月后需复查肝功、肾功,因服药后肝功、肾功有损害者应立即停药。
        2.僵蚕与蝉蜕
        僵蚕咸辛平。归肝、肺两经,  具有息风止痉、疏风泄热、散风止痒、祛风止痛、化痰散结之功;蝉蜕甘寒,入肺、肝经,功效疏散风热、透疹止痒、祛风解痉、退翼明目,两药因均入肺经,且具疏风泄热、解痉平喘、化痰散结之功,故配伍后在治疗肺系疾病方面协同增效,尤善治疗支气管哮喘及喘息性支气管炎,对于咽喉肿痛及感冒发热也有较好的疗效。根据现代研究证实,两药均有解热、缓解呼吸道痉挛状态之作用,僵蚕所含的蛋白质有刺激肾上腺皮质作用,故能较好地缓解哮喘。另外,两药均有疏风透疹作用,且僵蚕化痰散结,故可用此药对治疗湿疹、神经性皮炎、银屑病等皮肤病。因两药不善走窜,在搜风、息风及通络止痒方面力量较弱。两药配伍用治疗痉挛抽搐及各种痛证效果差。两药入煎剂用量分别为10-15g。
        3.蝉蜕与蛇蜕
        两药性味平和,均有祛风镇静、透疹止痒的功效,且两药均为蜕下之干燥皮膜,功专走表护肤。现代药理研究证实两药具有镇静、抗过敏作用。临床上用此药对治疗皮肤痒疹,尤善治疗急、慢性荨麻疹,两药入煎剂各用5-10g,取其轻灵快捷之意。
        4.白花蛇与乌梢蛇
        两药均入肝经,可随血走窜,善通四肢经络。乌梢蛇可增强白花蛇祛风通络、解毒除湿之功效,且两药均为血肉有情之品,用之可补充肝肾之精血不足。临床用此药对治疗风湿顽痹,一则由经入络,祛除湿毒致病邪以治标,二则可扶助机体正气,提高抗病能力以治本。临证时研末装胶囊,每次各2g,一日两次,随中药煎剂吞服,亦可入煎剂,用量为10-15g。
        5.水蛭与地龙
        水蛭性味辛咸平,有小毒,入肝经,破血逐瘀力极强,其所含的水蛭素、肝素、抗血栓素均为抗凝血物质。《神农本草经》认为:“水蛭咸平无毒”。张锡纯认为因其味咸,善入血分,又因其为嗜血之物而善于破血,破瘀血而不伤心血。地龙咸寒,归肝、脾、膀胱经,能清热息风、通络利尿及缓慢持久的降压作用。两药合用降低血液粘稠度,改善大脑血液循环,减轻病变局部充血水肿,因此,临床应用此药对治疗缺血性脑病急性发作期效佳,临床应用时,水蛭用量每日5g,地龙为15g,研末装胶囊,随中药药剂吞服。
        6.九香虫和蜈蚣
        九香虫咸温入肝、肾、脾经,能补肾壮阳、温运健脾、理气止痛。蜈蚣善走窜,性温,经络脏腑无所不至,可温阳解毒散结、活血通络止痛。两药合用能治疗因肝气郁滞、脾气虚弱、肾阳亏虚、下焦瘀血阻络之阳痿。临证可用蜈蚣2条,九香虫15g,研末装胶囊,黄酒送服,每日一次。如配以何首乌、淫羊藿、共研粉为丸,黄酒送服,疗效更佳,诸药合用,具有改善血液循环,促进精子生成,兴奋性机能,类似肾上腺皮质激素样作用。
        7.土鳖虫与水蛭
        土鳖虫咸辛寒,有小毒,归肝经,能破血逐瘀、续筋接骨。《本草纲目》认为:“行产后血积,折伤瘀血”。《本经》云:“主心腹寒热洗洗,破坚,下血闭”。水蛭功同土鳖虫,破血逐瘀力更强。《本经》载水蛭“治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瘕积聚”。《本草衍义》载“其防伤折”两药合用破血逐瘀、接骨续筋力强。临证用水蛭5g,土鳖虫10g,研末吞服,治疗骨折后瘀血内阻,难以接续及慢性骨髓炎具有较好的疗效。另外,可用辨证中药送服治疗子宫肌瘤。
        总之,将虫类中药合理的配伍能起到协同增效的作用。可广泛运用于临床各科。但虫类药性峻猛,毒副作用较大,对年老体弱、过敏体质、肝、肾功能衰退者慎用、孕妇禁用。另外,虫类药物有效成分多为动物蛋白,不宜高温炙用,应低温焙干研末吞服,以免减损其有效成分。

+ MORE